木鱼花

我始终可以很骄傲的告诉所有人我是你们的粉丝。无论何时。❤
Shut up Brain-impaired

© 木鱼花

Powered by LOFTER

寻亲记 c11

嗯,没看名字,差点以为我刷出来的是继承者

SKNG: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两个最早加入联盟的AD。
黑暗中,金钟仁和简自豪对视一眼。

“让我们来猎杀那些陷入黑暗中的人吧。”
“世间万物皆系于一箭之上。”
两道截然不同的女声响起。几乎是在同时,暗夜猎手和寒冰射手被召唤的能量瞬间充盈了整个黑暗的洞穴。金钟仁的手上凭空出现了一把莹蓝色的冰弓。他平举起弓箭,侧头微微瞄准,右手朝空气中一探,五支冰箭夹杂着弗雷尔卓德冰原上的寒冷气息与凌冽狂风呼啸而去,尖利的寒冰穿透了黑暗中看不甚清悉的暗影——弗雷尔卓德女皇的【万箭齐发】。

来自虚空的生物发出尖锐的的惨叫声,黑色的粘稠的血液溅出来,浇在地面上,冒着丝丝的热气。

在第二波虚空生物甚至还没来得及从死去的同伴身上跨过时,黑夜里的人也悄悄动了。肖娜·薇恩的圣银弩箭反射着洞穴外照进来的微弱月光,巨箭早已架在弩上。在【万箭齐发】命中的那一瞬间,箭矢脱手而出,以一个几乎不可能的角度狠狠将靠近穴壁的虚空生物死死钉在墙上。简自豪微微提起了嘴角,现在这是他的主场。远处隐隐传来薇恩的冷笑声,是对恶魔最后的审判。
史森明已经从一开始的震惊中反应了过来。他疾步上前给正在点射的简自豪套上莫甘娜紫色的黑暗之盾,一挥手,【痛苦腐蚀】从他们脚下向无边的暗幕迅速蔓延了过去。冤魂的恶毒窃语夹杂着肉体被腐蚀的嘶嘶声,仿佛从神曲的九层地狱深处传来的索命音符。与此同时,齿轮转动的声音响起,发条魔灵的魔球已经悄然悬浮在半空。冰冷的机械音落下,一阵肉眼可见的暗金色波痕以球体为中心向四面散开,像是某种来自神的圣裁。
【指令:杂音】。

而刘世宇站在简自豪的身边,【金钟罩】触发的护盾仍套在两人身上,【天雷破】已经攥在手里,暗红色的光芒透着杀伐和不详。只要任何虚空生物胆敢进入盲僧的攻击范围,红色的能量瞬息之间就可以摧枯拉朽般击碎所有敌人的躯体。很血腥,也十分有效。


遭受了猛烈的反击后,虚空生物令人牙酸的尖叫声慢慢弱了下去。当众人调整节奏,准备迎接第二次进攻时,厚重的黑暗里本应再次扑涌而出的生物却突然没有了声息,洞穴里安静地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刚刚的战斗似乎只是的一场集体幻觉。
但虚空生物溅在洞穴壁上的血液,却仍在一点一点滴下来,提醒着众人虚空的存在。嘀嗒嘀嗒的声音是近乎凝滞的空气里唯一的声响。
诡异的气氛渐渐蔓延开来,众人面面相觑。



像被毒蛇缠绕住一样的阴冷的恐惧一点点侵上所有人的脊背,让人对未知的未来有了一些合理而又不详的猜测。
史森明挥手撤除莫甘娜的【痛苦腐蚀】,张了张嘴,好像想要说些什么。
而就在这一瞬间,异变突生。

原本已毫无声息的虚空生物突然从阴沉的黑暗中没有一点预兆地如蝗虫一般扑了过来。
而首当其冲的是——站在最前面,刚刚解除了召唤状态,现在相当于一个普通人的李元浩。

李元浩的瞳孔猛地放大,在虚空生物出现的一瞬间立刻召唤发条魔灵——


但是这个距离,在他成功召唤奥莉安娜之前,第二批虚空生物应该已经可以跨过他的尸体了。

那一秒,一切在他的眼里都成了慢镜头。他看见无数或大或小的丑陋虚空生物朝自己面目狰狞地扑过来,尖利的牙齿上挂着黄绿色的黏液,漫天毒液袭来;他听到身后的史森明一边大叫着一边用尽全力想要冲过来给他套上护盾,斜后方的简自豪端着弩箭用着最快的攻速希冀阻止虚空生物的推进,金钟仁高举冰弓,艾希的【魔法水晶箭】已经开始吟唱。

但一切还是太迟了。

还有些事没有来得及去做,还有些人没有来得及去认识,还有些话……没来得及说出口……


就这样结束了。



果然在虚空生物离李元浩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他还是没能够成功召唤本命英雄奥莉安娜。他甚至已经来不及闭上眼睛。

“砰”
下一秒钟传来的,竟然意外地不是骨肉被撕碎的声音。
李元浩有些呆滞地看着暗红色的光芒挟着无比凌厉的能量一下子将近在眼前的虚空生物狠狠击碎。血肉模糊之间,有一个瘦弱的人影带着他所见过最动人心魄的身姿挡在他的面前。明明只是一个背影,此刻却是他眼中的整个世界。

刘世宇。

【金钟罩】的位移将他带到李元浩的身边,被小心翼翼控制着的【天雷破】在确保李元浩安全的同时将他身边所有的虚空生物粉碎,最后一记【猛龙摆尾】,将余下的虚空生物再次尽数击入黑暗,毫不留情。

他救了他,在几乎不可能的情况下。

“李元浩,简自豪!”刘世宇大声吼道。


简自豪就地一个翻滚,弩箭暴雨般射向未知的暗处。李元浩也马上反应过来,发条魔灵的魔球遵循最原始的攻击指令,直直冲向黑暗。莫甘娜的【灵魂镣铐】向前方伸出无数条邪恶的锁链,女皇的箭幕也没有来迟。


在李元浩成功召唤发条魔灵之后,虚空生物仿佛害怕了一般,再次消匿了声息。


但这次,寂静仅仅持续了几秒。


 


 


“相赫!”


这次,虚空生物的目标,是站在角落里的李相赫。


不过这可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站在李相赫身边的金钟仁皱起眉,举起冰弓,艾希的【魔法水晶箭】早已蓄势待发。刚才一直没有找到契机加入战场的姜范贤此刻也已经准备就绪,河流之王的【厚实表皮】已经套在了李相赫的身上。


刘世宇朝李相赫的方向赶去,故技重施。他身上属于奥利安娜的金黄色护盾终于还是埋藏在了他周身燃起的红色能量中。


 


在盲僧挡在自己身前的时候,熟悉的头疼又一次袭击了李相赫。他非常清楚他曾和这些该死的虚空生物战斗过,他的身体保留了所有属于战斗的本能。但是在刚刚那一个时刻,明明只要往后撤几步就可以避开攻击,可自己却意外地不想躲闪,好像在某种潜意识里,就算他纹丝不动,也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他的脑海里隐隐浮现出一个背影,一个挺拔的,令人安心的背影。他看见那个背影的主人手中握着一把长剑,剑刃上反射着锐利的光芒。他挽起剑花,以一种精致而近乎写意的招式轻松地化解了一切来势汹汹的进攻。他给李相赫一种缱绻而致命的错觉,似乎只要他在,任何人都伤不到他。


脑海里的那个人影微微侧过头,温柔地笑着说了句什么。李相赫看不清他的脸,也听不清他说了什么。他几乎要因为这模糊的画面抓狂。他是谁,他在哪儿,他是不是SKT的成员,他和自己的关系到底是什么,他还活着吗。


还有,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会如此依赖他的温柔。


 


他什么都不知道。但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身影的主人是值得他托付性命的人。


李相赫脑海中的画面愈发清晰了,但是针扎一般的痛苦却愈演愈烈,警告着他不要越界。他用尽全力忽略所有的痛苦,只为再多找到一些那个人留下的记忆。


身边姜范贤和金钟仁的呼喊已经渐渐在脑海中淡去,眼前画面如同劣质的油画一样,一点点剥离了色彩。李相赫看着眼前的景象,好像在看一场黑白的默片。疼痛几乎已经无法再让他清醒了。在倒下去陷入黑暗的前一刻,一个名词终于是不负所望地出现在了他的脑海——


 


【劳伦特心眼刀】


 


——无双剑姬。


 


 


 


 


 


 


 


 


 


 


写战斗的时候总觉得文笔不够 没有那种热血的感觉……见谅啦


这次给大佬和奶爸写了不少镜头 隐隐有种把他们写成一对的感觉hhh


小虎其实一直都知道自己的情感 但是香锅是钢铁直男emmmm


最后的cp应该很明显了吧 tag都打了


 


总之 感谢看到最后的各位 我和lw会继续努力的


 




 

书荒,求推荐!!!另外,微博有抽奖,有想去的可以去看一哈,微博名:HeoWonSeok,看清属性啊旁友们

白天绝对不偷懒!!!!

收到书啦!收到请柬了!会挑一个没事别的事打扰的时间细细回味! @Twain°

趁着2017年最后的小尾巴总结下:
早在2016年年末就知道了金赫奎和许元硕的离开,哭也哭过了,伤心难过早在春季赛开赛前就已经抛弃,赌气说着不看比赛了,不关注他们了,然后偷偷打开直播看比赛,无非就是多看几场比赛的事,春季赛两边都没能有最好的结局,洲际赛的跌宕起伏,夏季赛狂欢过后的失落,选拔赛后的不可思议,当收拾好一切心态迎接S赛,三连败,以为可以背水一战,然而停留十六,比赛结束后我删了所有有关电竞的软件,屏蔽了所有可以传递他们消息的通道,当我整理好心态时,总决赛结束了三天,我才知道SKT是亚军,继而全明星田野入选,K杯冠军,全明星两冠,德玛西亚杯轻松晋级。
一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长到我已经离开了学校,金赫奎,许元硕离开了一年,短到明明赵志铭才刚回来就又去了别的队伍。
2017年,对我而言是很重要的一年,一个人租房子,一个人住,再也不是在学校里生病了还有室友帮忙买药打饭请假答到,生病了自己扛,吃饭自己做,请假自己请,无论病人态度多么恶略,护士多么凶,都要笑脸相应。还好我还有一群和我一同热爱他们的小伙伴,在这里,无论是我们,还是他们,历经所有之后都会迎来最好的2018。
再见,善待我的2017
你好,期待我的2018

沉迷游戏不可自拔,更文什么的,大概要等到下辈子了

分享伦桑的单曲《遇到恶作剧(Cover 王蓝茵)》: http://music.163.com/song/520557708/?userid=279555365 (来自@网易云音乐)伦桑的声音真的好温柔,配上这两首歌的曲调,歌词,听多了有一种很幸福,很想谈恋爱的感觉,然而我是只单身狗😔

遇到恶作剧

    首先给给各位道个歉,说好的上一周更因为忘记周末有考试所以耽搁了,真的真的很抱歉,其次,我是真的觉得自己现在写写流水账还行,文笔什么的可能emmmm,再来,这是我也不知道什么篇的文,大概三四章,也有可能十章左右,但是!过年前,也就是2月16日前一定一定会更完!我用我的良心保证,最后我真的超级恶心这个排版!!!最后的最后,很重要!欢迎各位来评论,聊天也好,吐槽也行,建议更棒!再找不到人和我聊聊我恐怕要掉到海底了

         “啪”手机被主人无情的拍在了办公桌上,屏幕上对方球员笑得一脸张扬,再看看自己球员痛哭的脸,金赫奎干脆利落地删除了这个游戏。
整个人呈大字形态摊在办公椅上,看着屋顶随着空调送出的凉风而飘动的红绸带想着什么时候自己才能出个任务

        “来吧,又不是第一次了”
      
        金赫奎好奇地起身坐好,用余光瞄着门口,先进来了一个小个子,双手抱头一脸笑嘻嘻的,完全没有一点进了警察局的自觉,反倒后面跟着的男生低着头,不停地耸动着肩膀,感觉像是要哭了一样,再跟着进来的是板着脸他的上级明凯和板着脸看着也非常温和的童扬。“啧,被明凯抓到了还笑嘻嘻,看样子没救了”金赫奎摇摇头,收拾了下桌子看了看时间准备下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和两个上级示意后金赫奎出了门,身后爆发了一阵大笑,他越发觉得那人没救了

         “行了行了,田野,你笑够了没!再笑今晚你回去睡桥洞去”被笑的有些尴尬的赵志铭再也忍不住了,放下抱着头的手凑近身后那个笑的直抹眼泪人威胁道“我说到做到!”

        像是扣了电池一样,下一秒笑声就停了。明凯好奇的看了一眼还在揉眼睛的田野,又看了看冲着童扬傻笑的赵志铭果断地站到了赵志铭和童扬之间。

       “怎么了?”童扬像是在想什么直到明凯把手放到他肩上才反应过来,“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我就不能搂你了?”说着更把人往怀里楼了搂,“你在想什么呢?我都到身边了都没反应”

        童扬看田野惊讶地张大的嘴巴红了耳朵,一巴掌把咸猪手打下来转身准备回自己的位置,亮光一闪而过,又猛地转过身来,直直走向赵志铭

        那边威胁完人又被明凯威胁后的赵志铭正和刚被他威胁的田野商量着一会吃点什么,一转头猝不及防地对上了童扬的脸,认识明凯那么久,见到童扬的次数却屈指可数,可就那么几次他也没能好好看过童扬的长相,这么近距离地看更是第一次,看着那双细长的桃花眼,微微颤动的睫毛,一向厚脸皮的他意外的结巴了

        “童……童队,有……有……有事吗?”

        “嗯,我能看看……”童扬边说边伸出手探向他的胸口

         嗯?????那边明凯的脸已经黑的不能再黑了,身边的田野嘴巴也张的不能再大了,赵志铭自己也已经僵硬的不能再僵硬了,“咳,童,童,童队,你,你,你要,看,看,看什么”

       “就”童扬伸手勾了勾赵志铭脖子上挂着的绳子“这个啊!我总觉得有点眼熟”

       呼!

        赵志铭飞快地取下了脖子上挂着的绳子塞到童扬手里拉着田野退后了两米

        童扬拿着他塞过来的东西楞在原地,怎么?我这么可怕?不对啊,我又不是明凯,也没做什么啊?想不通的童扬低下头准备看手里的东西,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那边又传来一声痛呼

       “啊”

        抬头看过去才发现田野在不知道为什么折返回来的金赫奎怀里,赵志铭抱着头躲在地上叫疼,金赫奎一会看看怀里的人,一会看看一边叫疼的赵志铭一会又看看掉在地上的手机,最后抬起头一脸无助地看向他,在一旁目睹一切的明凯笑开了花

         唉

       “怎么了?”童扬示意了下那边恢复原状的三个人问明凯

       “田野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再往后退结果被椅子绊了一下正在往后倒,他手被赵志铭拉着所以赵志铭被顺带着向后金赫奎正好把半开的门推开了顺手接住了田野也撞了赵志铭”

        童扬听完也忍不住想笑,在看到赵志铭那仿佛便秘的脸后忍了忍连忙转移话题,“赫奎,你怎么回来了?”

        “哦,我走到一半发现钥匙没拿就回来了”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手机,看了看屏幕没事后金赫奎才开口说道
站在门口田野看现在没什么事了拽了拽赵志铭的衣角想要走人,哪知道赵志铭动都不动地盯着金赫奎看
金赫奎毕竟是个警察,虽然毕业几个月了还蹲办公室那也是从警察学校出来不是,更何况赵志铭那毫不掩饰地盯人方式

       “有事?”金赫奎很好奇这个人,一开始还以为是犯了事被抓回来的,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么一回事

       “你的那个项链……”

        “你见过?在哪里?”
赵志铭话还没说完就被金赫奎打断了,看样子好像很急切地想要知道什么

        “我不是见过,我是……”

        “赫奎,你看这是什么”再次话被截胡的赵志铭只想翻白眼,只是这次截他话的是童扬,他有这个心没这个胆……

        金赫奎几乎是跑到童扬身边的,一把扯下自己脖子上项链和他手里的对比,基本上除了吊坠外,其他什么都不一样。

        “童队,你从哪里找到的?他人呢?”金赫奎看起来很高兴,从他现在那形似眉毛的眼睛就能看得出来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像啊!”童扬还没来得及说话,那边田野又一次爆发了大笑,“爱萝莉,你看像不像那个羊驼,哈哈哈哈哈哈,真的超级像!”

         要是换做平时赵志铭早就和田野一起笑的惊天动地了,只是,他还记得在医院里醒来的时候他身边除了同样一无所有的田野就只剩下那个项链,护士告诉他,他被送进医院时她们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项链从他手里弄出来,很有可能,凭借这个他能找到他的家人,很有可能……

        “那是我的,你为什么也会有?”
田野渐渐止住了笑声,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赵志铭,虽然声音里听不出什么,身体也像平时一样懒洋洋地靠在门上,但他抓着自己的手却不住地发抖

         “小时候我……弟弟送我的”

         弟弟?

塞满肚子的糖准备睡觉,明天发文

抬起头那刻我看到了光,想到了你
我们都是彼此的追光者

居然还有人下载我的那个app!!!!!好吧,虽然只有两个,心情爆炸开心!
一堆脑洞,一个文件夹的开头,无奈最近写出来的东西都和病历一个样……天要亡我(不是)
最近憋一憋,一周内把上次发的脑洞传上来
最后,弱弱问句,还有人看吗

只有对手和爱人最了解你(生贺)

那个什么,我qq显示白今天生日哈,我不知道真假,反正我就当今天给她过生日了, @佐小白在召唤师峡谷卖龙虾 白,生日快乐,那个啥,希望这个你能喜欢,其实我最怕你会想杀了我,尤其是看完了你的业火之后……写完就发了没来得及看错别字什么的,很粗糙的一篇“伪”生贺,夹着尾巴跑了,明天我白班,饶我一天不死!拜谢!溜了溜了

————————————————我也来分割一波————————

“相赫”
正在直播的李相赫回头看了一眼慌天忙地推开门进来的裴俊植,示意自己正在直播后来人也看清楚了状况定了定神开口问要不要一起去吃东西。
“等我打完这把就关播”说着点下了确定,这把排到了上单位,中单位置被一个很熟悉的人排到了
“相赫你打中,我去上”
李相赫没有在游戏里回消息,只是快速的锁下了选用的英雄,点好天赋,符文才在从一旁的弹幕里看到了张景焕排到了对面,心下一动,私下里偷偷给裴性雄发消息
“哥,你去打野”
队友几年,这一点默契还是有的,本来打算锁下上单英雄的人转手选了蜘蛛女皇
“抱歉抱歉,可以让我打野吗?我想用用我的皮肤”
经过出卖kKoma的好友位及faker的签名一系列要求,裴性雄如李相赫的愿去了打野位
“我说怎么让我打野,原来排到景焕哥,怎样?三分钟来上?”
载入画面时对面ID才出现那边裴性雄的消息就跟了过来
“哥要怎么打是哥的事,我会在中路取得优势的”
游戏开始,李相赫果然像自己说的那样,中路压制发育,裴性雄也像自己说的那样三分钟去了趟上,不过没能拿下人头。
“景焕哥,好久不见呐,怎样,要不要我再来一趟?”
等李相赫看到这句话时,上路已经完成了1换1,身着SKT的蜘蛛女皇和荒漠屠夫头对头的倒在塔下,公屏上那句再来一趟的话刚刚被刷了上去
“  性雄,好久不见”
这句话很快被淹没在其他队友们的惊喜声中,可李相赫还是一眼就看到了。那句话一共7个字,却占了九个格,是失误打出的空格吗?
撤退信号的声音成功叫回了出神的李相赫,连忙操纵着英雄向后撤退,突然一股危险的气息传了过来,他毫不犹豫地就按下了闪现,果然,一只开了大招的鳄鱼从侧面扑了过来
“真不愧是相赫呢”
操纵着手下的英雄回程,李相赫呼了口气,没有再看公屏里的聊天内容,买好所需要的装备回到线上继续压制
游戏结束的不算很快,毕竟都是一个分段的,想要摧枯拉朽地结束比赛那是在梦想中才会出现的事情。
门外等候许久的裴俊植再次探了探头,看到他李相赫叉掉了刚刚顺手开始的排位,对着摄像头说着平时关播前说的那些话,再次感谢粉丝后李相赫移动鼠标准备关播,打赏响了起来,有人问,知道MaRin离队了吗?他会不会重新回到SKT?
“谢谢XX,非常感谢!我知道”
再次感谢后这次快速的关上了直播。
“走吧,去吃饭吧,我真的饿了”
两人一起去了基地的食堂,一开始急忙找来的裴俊植现在反倒安静了下来,默默地吃着饭,只是那很明显有心事的脸色怎么都去不掉,终于,饭快吃完的时候裴俊植忍不住开口了
“你知道哥离队了吗?”
“知道,早上看到消息了”
谁都没说那个“哥”是谁,谁也都知道那个“哥”是谁,毕竟,SKT只有他一个。
“那你说,他有没有可能会回来?今年我们这样……他会不会回来?”看着李相赫端着吃完饭的碗放到水池里转身准备离开后,裴俊植的声音又大了几分,“而且你和他,你们那样的关系,只要你开口他一定会回来的,相赫,让他回来吧?”
“不会,当初我没有开口,现在也不会。”
李相赫转过身来看着一脸不敢相信的裴俊植,脸上的表情很严肃,严肃的就像他们游戏中劣势时一样,紧紧抿起的猫唇,直视的眼神,奇异的让裴俊植仿佛看到了那个“哥”
“坚持住,我们不会输的”
等裴俊植回过神来时李相赫已经离开了,他摇了摇头,收拾好自己用过的碗筷放进水池里,自己怎么会想到问这么傻的问题呢?还去问相赫?大概是地震时震的记忆混乱了吧
“相赫说什么我都会听的,当然只是生活中,毕竟游戏里我们可是针锋相对的对手。”
“只有对手和爱人才最了解你”

一个油条小偷和新手警察的爱(en)情(yuan)故(jiu)事(ge)

今年这一年真的好神奇

等的人还在努力我怎么就这么放弃
加油↖(^ω^)↗,我和你同在